新人配资炒股入门_股市配资利器_炒股按周配资申请

贾母送林黛玉那碗鸡髓笋,是对王夫人的严重警告:再动我外孙女试试

抄检大观园后,贾母一声没吱。要说她不知道,根本不可能。

贾府大事小情,只有贾母想不想知道,就没有她不知道的。

抄检大观园闹成那样子,贾母更是心中有数。

别看她没就抄检发一言,第二天就借吃饭表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尤其送给林黛玉的那碗鸡髓笋,更代表了她要对王夫人说的话,坚定的亮明了态度。

抄检大观园第二天,贾母干脆蠲了贾赦邢夫人送来的菜,一口没吃原路送回,就表明她知道了邢夫人派王善保家的挑唆抄检大观园的事。

但最耐人寻味的是对王夫人的立场,贾母也没客气。

贾母因问:"有稀饭吃些罢了。"尤氏早捧过一碗来,说是红稻米粥。贾母接来吃了半碗,便吩咐:"将这粥送给凤哥儿吃去。"又指着,"这一碗笋和这一盘风腌果子狸给颦儿、宝玉两个吃去,那一碗肉给兰小子吃去。"又向尤氏道:"我吃了,你就来吃了罢。"

贾母这段安排,绝不简单。

如果将荣国府两房所有人,当作一桌子吃饭。

长房贾赦、贾琏和王熙凤,因为只继承爵位,没有得到爵产,就如同“喝粥”。

二房贾政继承荣国府丰厚爵产,成为当家人,福荫子孙,就如同吃肉。

贾宝玉吃“风腌果子狸”,得利益最好最大。

贾兰吃“肉”,也比长房吃粥强。

王夫人一家“夺了”长房的爵产,子孙喝酒吃肉,长房有点意见,有什么不能忍耐?

贾母借此挑明王夫人假借邢夫人愚蠢,祸水东引抄检大观园的私心和不可告人秘密。

她将自己吃的粥送给王熙凤,便表明长房也是自己子孙,凤姐是嫡长孙媳妇深得宠爱。

而将“鸡髓笋”送去给林黛玉吃,便更是揭露王夫人隐藏心中的阴暗心思。

“鸡髓笋”不是贾母的菜,而是“外头老爷”送进来的。

所谓“外头老爷”,不是荣国府以外的某一房的老爷,他们也给贾母送不着吃食。

即便贾珍每天吃什么,也不用给贾母送。

真正每顿饭给贾母送菜的,只有贾赦贾政两兄弟,名为孝敬母亲。

当天贾政在外头,应该和清客们或者来客一起吃饭,便送进来这碗鸡髓笋“孝敬”贾母。

粥、风腌果子狸和肉,都可能是贾母饭桌上常有,作者只是稍作设譬,比如特别写了风腌果子狸,预示贾宝玉的继承人身份。

但“鸡髓笋”这道菜可以肯定是专门为贾母表达立场而故射的一道菜。

“鸡髓笋”顾名思义,就是用鸡骨髓为佐料制作的笋。

原文没说是凉菜还是热菜。

但以突出鸡骨髓来看,十有八九是凉菜。否则无论炒制还是炖煮,鸡骨髓早就看不出来了。

王夫人当天送给贾母的,是一样椒油莼齑酱,就是凉菜。

贾政夫妇在“抄检大观园”之事上的作为让贾母“心凉”,预示鸡髓笋肯定是凉菜。

贾政送进来的鸡髓笋,被贾母转送给林黛玉,很说明问题。

笋,通竹,隐喻潇湘妃子林黛玉。

鸡骨髓,通骨血、血脉。

贾政和贾敏是一奶同胞,都是贾母儿女。林黛玉更是贾政外甥女,二人身上有着贾母血脉。

如今林黛玉被舅舅收养,一家人骨血,舅母王夫人却对她越来越“过分”,百般针对看不上。

抄检大观园并没有避开潇湘馆,贾母就知道王夫人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有意针对林黛玉。

而头天王夫人收拾晴雯的事,贾母也肯定早知情了。

“鸡髓笋”颇有有曹植《七步诗》的意思: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!

如此凑巧,肯定是作者故意为之。“送给”贾母表达她的立场和看法。

如果说送粥,送肉,还只是告诉王夫人别揣着明白装糊涂,送“鸡髓笋”明确警告王夫人,不允许再有针对林黛玉的手段。

曹雪芹善于伏笔,类似贾母抄检大观园第二天的分菜之事,肯定有的放矢。

既是作者设譬,也是贾家这等豪门的“语言”表达,含沙射影,点到即止!

真要拍桌子针锋相对,不符合豪门身份和礼节。这也是《红楼梦》的意趣所在。